当前位置:新农村旅游网美容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护肤DIY
大学生铊中毒案调查 硝酸铊网上可随意购买护肤DIY
2022-09-23

副标题#e#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随着校方对相关情况的公布,而逐渐趋于明朗。人们在关注案件本身的同时,不禁要问,一个刚刚考上大学不到一年的19岁大学生,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向朝夕相处的3名同学狠下杀手?

昨天,快报记者在江苏徐州和山东邹城深入采访,试图通过常某的同学和老师,以及他在山东的父母亲友,还原出一个天之骄子如何蜕变为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人生轨迹。

学校同学:他是一个不被人注意的人

“常某平时很少说话,在班级里平时很少有露脸的机会,是一个不被别人注意的人”。中国矿业大学徐海学院机电系材料06专业的学生小王(化名)告诉记者,“不仅仅是和女生,他和同班的男同学之间关系也似乎不太好,给人的感觉很不合群”。

曾和常某有过多次接触的中国矿业大学老师张明(化名)说,“以前我曾代过他们的课,常某给人的感觉是性格木讷,思维并不是太敏捷。而且偶尔还出现旷课的情况。成绩也很一般。”

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徐海学院党委书记刘坚称,常某性格内向,不善于处理同学关系。案发后,徐州警方于6月10日深夜在3名中毒者居住的宿舍718、715房间进行调查。检测表明,中毒的3名学生的茶杯中有铊的成分。那么,既要熟悉3人,还要熟悉三人水杯,而且有出入718和715两个宿舍的便利,他会是谁?警方根据718宿舍同学的介绍,很快锁定了以前曾和中毒者牛某、李某、石某是同一宿舍的常某。

办案人员说,常某性格内向,对牛某、李某、石某经常在一起玩耍而不理睬自己,心里感到很不满,曾多次要求辅导员调换宿舍。

父亲:表情凝重,眼睛里噙满泪水

昨天下午,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悉,常某山东老家的户籍为“邹城市石墙镇某村”。记者赶到了距离邹城县城20余公里的该村,但是让记者意外的是,大家对常某本人显得有些陌生。几经周折,记者终于找到了一位知情人。他说,常某一家人早就搬家到了邹城市居住,他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

“他们都在城里了,大人都很少回家,何况是小孩呢?”谈及对常某的印象,这位村民称,没什么印象,这个孩子偶尔回家一次,也很少到别人家里,也不和其他同龄人交流。

经记者辗转了解,常某的父亲在邹城市交通局工作,是该局的局长。母亲在教育局工作,据说也是一位领导。在交通局常局长的办公室,在和记者寒暄后,记者说明来意,常局长说,“儿子出了事,现在这个时候,你说我能接受你的采访,能告诉你什么情况吗?”记者注意到,这位父亲表情凝重,眼里噙满了泪水。而在邹城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称常某的母亲不在局里,无法联系。

邻居:他家住200多平方米的房子

这时,记者意外获悉,常某目前在市区的新家就在邹城市峄山北路599号的教育局家属院。这是一个很干净的小区。很显然,常家在当地有一定的名气,记者很容易找到了他们居住的大楼。这是一幢并不太新的大楼。记者注意到,这幢楼的每个单元都有一个大门。记者在大门口按了几次门铃,但房间内没有任何反应。隔壁的邻居说,常局长和他爱人还没回来。

据邻居介绍,常局长一家是两年前搬到这里的,以前在县城有另外一处住所。邻居说,常局长家户型和自己家一样,楼上楼下大概在200平方米左右。关于常某这个孩子的记忆,小区里聊天的几位老太太说,这孩子在徐州上学,平时不大和别人说话,有时问一句他才答一句。见面太少,几位老太太感叹。

在位于邹城市新区的邹城一中新校区,办公室张主任听明记者的来意后称,“好像有这样一个孩子,父亲是交通局长。”更多有关孩子的情况他没有透露。邹城一中分管行政的王副校长以此事不属于自己分管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快报记者 邢志刚)

#p#副标题#e#编后

一个中国矿大大一学生,仅仅因为同学没有理睬他,而向同学下毒。这件事很容易让人想起马加爵———那个在父母心目中的好孩子,同学心目中沉默乖巧的学生,却残忍地连杀4名同班同学。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校园案件使人们不禁疑惑:大学生究竟怎么了?

不少案例表明,大学生相当多的心理问题表现为人格的自我中心,容易变得孤僻、内向和脱离群体,易于沉迷网络、录像等。而另一项调查也表明,一些大学同学之间的沟通不畅,没有认同感,而大学时期是需要得到认同的。孤僻而得不到外界关怀,使得这类人经不起挫折,选择攻击报复。这个向3位同学投下铊毒的大一学生就是一个例子。但我们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同学们早一点注意到常某的心理,学校多一点关心爱护,情况又会如何呢?铊中毒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大学生心理危机干预机制的建立迫在眉睫!只有一个完整的心理危机干预体系,才能及时为那些可能爆发心理危机的同学提供有效的帮助,帮助他们调节心理,健全人格,化解危机,走出困境。

“铊中毒”事件引发大学生心理健康话题

两成大学生有“心病”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大学生常某因与同学关系紧张,为了报复而投毒。联系起前几年的马加爵事件,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再次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心理专家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投毒者应是患上心理疾病。

对于常某的行为,南京脑科医院医学心理科副主任医师陈建国分析认为,从常某的行为来看,这已经不是心理障碍了,应该是患上了心理疾病,而且到了妄想性质的程度了。这类人最初不善于和别人沟通,有着社会交往障碍,认为别人疏远他是故意的,自己越来越感到孤独,最后便形成了固执的想法,认为别人是歧视他,并容易做出过激、冲动的行为。

陈建国说,从门诊上来看,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的大学生比较普遍,前来心理门诊就诊的有“心病”的大学生中,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的就占到了50%至60%。这类大学生的症状多比较轻微,应属心理障碍,达到心理疾病的还比较少。不过,已经出现心理障碍的人群如果不注意干预,将会发展到病态的程度,有可能做出过激行为酿成悲剧。“我们就接诊过这样的大学生病人,他们也是因为不善于和别人沟通、存在社会交往障碍,感到非常孤独,最终心理就产生了想伤害别人的想法,有的已经和别人打架了”,陈建国说。

相关统计发现,目前处在心理亚健康状态的大学生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据估计,大学生心理和行为障碍率占16%至25.4%,并且还有上升趋势。由于家庭教育的不当、社会竞争压力的影响,再加上现在的大学生多是独生子女,与同龄人的交往比较少,心理较为封闭,一旦遇到挫折,他们就显得十分脆弱,稍有不慎心理就会出现风吹草动,就会引发心理障碍。

“心理问题是每个人都会遭遇到的,问题解决不了则会形成障碍,心理专家提醒,大学生要主动调整自己的心态,多和同学老师沟通、交流,如果还是无法调整过来,最好向心理医生求助。

#p#副标题#e#进口货1公斤起卖8500元,国产5500元

硝酸铊在网上竟可随意购买

“中国矿业大学3学生铊中毒”事件震惊了全国,犯罪嫌疑人常某正是从网上购买到了硝酸铊,并将它注入被害人的水杯中,致使自己的同学们铊中毒。

记者了解到,包括硝酸铊在内的铊化合物多是剧毒危险化学品,一个学生为什么能轻易从网上购得?记者昨天暗访发现,由网络搭建起来的购销平台几乎对危险化学品不设防,记者一个下午就轻松谈成了几笔“业务意向”。

网上卖铊的很多

硝酸铊在我国属于b级无机剧毒品。作为一种剧毒物质,普通人要想获得铊难度较大。一般情况下,通过正规渠道购买铊,必须要单位开证明,还要有销售登记。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剧毒化学品总能突破重重封锁,甚至从网络上就可以任意订购。

昨日,记者仅在百度上搜索到硝酸铊的卖家就达几十家。但是当记者打开网页,这些注册日期都在今年的网站,有很多都已关闭。而通过这些网站贩卖的硝酸铊,规格从10克到10公斤都有。

在阿里巴巴网上,有一家大连的卖方宣传的大标题就写着“供应金属铊、硝酸铊和铊盐”,在网页末尾,记者找到了化工部经理武女士。听说记者要买硝酸铊,她立即警觉起来,连声问是不是公司要买,是什么公司?记者临时说自己是南京某化学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武女士还是称要先看一下公司的营业执照才能谈。

“这个东西属于剧毒,也不是难买,网上卖这个东西的很多,只不过这不能随便卖。”武女士说。“那你们这货从哪里来的呢?价格是多少?”记者问。

“这属于商业机密,我不好告诉你。如果你不想提供的话也可以,我现在在外面,我们到时候再谈吧!”武女士匆匆挂了电话。

记者随即联系了另外一家在产品介绍中标明有铊的广州市某化工有限公司,该公司吴经理一听是买铊,立即称这东西“太毒”,他们几年前就已不做。“你不是我们老客人吧?以后买这个东西就别给我打电话了啊!”吴先生撂下这句话后也挂了电话。

#p#副标题#e#进口铊1公斤起卖8500元

在另一个网站上,记者拨打了网上所留的沈经理的电话,一听要购买铊,沈经理连忙表示没货。“沈经理,帮个忙吧,大家开门做生意,哪有有钱不赚的道理嘛!”记者说。沈经理犹豫了一下,再次问记者是不是公司的,如果要买货,那得把公司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表、公司证明给他验一下。记者赶忙答应。

“到时候钱到货就到,进口的货10公斤起买就可以以7600元/公斤卖给你,5公斤起就卖8000元/公斤,1公斤起卖8500元/公斤。这个货很纯的,4个9呢”,沈经理说。

“怎么这么贵啊?”记者问。“你嫌贵的话那就拿国产的吧,我们公司有生产、有加工的,国产的5500元/公斤。反正只要关于铊的我们都有”,沈经理介绍。

“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么多证件看呢?真麻烦!”记者抱怨。“我们也不想啊,谁让出了矿大这个事呢!也牵连到我们这行了。而且这个是剧毒,老鼠药都加这个东西的”,沈经理说。

电话那头,电话铃声、交谈声此起彼伏。“你们生意很好嘛!”记者说。“还可以吧,谢谢你夸奖。你到底买不买啊?”沈经理有点不耐烦。

“一定买,可是你怎么给我呢?这个怎么运过来啊?国家会不会抓住我们啊?我们没有到公安机关办理购买凭证呢!”记者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这个你就别管了,反正货是肯定会送到你府上的。要是都要购买凭证的话,那这生意还怎么做啊?白粉,国家还不让运呢,还不都在偷偷交易,你放心”,沈经理胸有成竹,侃侃而谈。

而当记者亮明身份后,沈经理“啊”了一声,立即挂了电话。在危险化学品名录中,硝酸铊的编号是61023,是国家明令控制生产和销售、运输的产品,对其销售经营是许可制度,没有获得许可,严禁从事销售经营。而据南京衡鼎律师事务所沈明律师介绍,据《国务院化学品危险物品安全管理条例》规定,购买危险化学物品需要国家发放的化学品购买凭证和准购证才能购买。随意买卖,当属违法行为。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